有一種愛叫做放手

AI讀新聞 2019-10-17 15:43 來源:昭通新聞網

母親去世已十年了,我無數次在夢中遇見她。

2009年4月23日,那是一個憂郁的天氣,盡管已是陽春三月,但那天卻細雨霏霏。我正在教室里上課,當我得知母親投河自盡的噩耗后,我立即扔下課本,從學校的圍墻上一躍而下,一路跌跌撞撞地趕到江邊時,母親已安靜地躺在沙灘上,一臉蒼白,已無生命的氣息,我淚如泉涌,悲痛不已。回想與母親相依為命走過的日子,仿佛就在昨天。

母親40歲的時候生了我,無論是上坡下田總是把我帶在身邊,在母愛的沐浴中,我茁壯成長。在我讀初二的時候,父親不幸中風偏癱,從此端茶喂飯,洗屎洗尿布的工作,全落在了母親身上,我只有在周末和假期才能為母親分擔一些。冬天的早晨,天還沒亮,寒風凜冽,河水冰涼透骨,母親每天準時背著父親帶著屎尿的衣褲到大汶溪河邊清洗,手和臉被凍得通紅,也常因此而生病。那時,家里的飲水要到一里路外的井里擔來,母親身材矮小,每次擔水很是費力,有一次不小心踩滑,水打濕了母親的衣服,兩只水桶也歪斜地倒在地,我知道了以后心疼不已。于是,我每到周末總是把水缸里的水擔滿才去學校。高考結束后,我隨同學去南岸玩耍了兩天,回來時,一眼望見母親正在一步一挪地挑著水,我的眼眶濕潤了,心中內疚無比,趕緊從母親手里搶過扁擔去挑水把水缸裝滿。當我考進昭通師范專科學校時,家里所有的重擔又壓到了母親身上,當上車與母親告別時,我牽腸掛肚。剛進昭通師專半年,父親就去世了,當我和大姐從昭通趕回老家奔喪時,父親已定格成鏡框里的一張一尺大小的黑白照片,我和母親抱頭痛哭,從此便相依為命。我在昭通師專讀書,母親卻在山上割蒿草賣,在路邊賣涼水和苦丁茶,攢成我每次開學的路費,每次臨行前,母親從貼身布袋里掏出皺巴巴的錢,認真地數完,小心地放在我手心,我總是淚雨漣漣。母親平時省吃儉用,粗茶淡飯成了她的一日三餐,親戚們殺過年豬送給她的肉,她總是舍不得吃,把肉煮熟,儲存在陶罐里,等我放假回來與我一起分享,盡管肉已有些變味,但我吃在嘴里卻倍感香甜,濃濃的母愛在我心間靜靜流淌。

三年師專終于畢業,母親臉上的皺紋也愈見增多,腰背也更彎了。我分配到綏江縣南岸中學任教,我到哪里,母親也就在哪里。本以為可以好好孝順母親,讓她過幾年快樂幸福的日子,然而此時母親早已身患疾病,日夜難眠,這些病都是母親長期勞累所致,母親在我面前卻從不吭聲,艱難苦熬。當我得知后,我心如刀絞,覺得自己虧欠了母親,沒有盡到作為子女應盡的孝心。我帶她去四川省宜賓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了兩次,醫生們通過會診,確診為冠心病和帕金森綜合癥。我打算放暑假帶她去成都市華西醫院確診,可還沒等到那一天,母親難以忍受病痛,不愿給我增加負擔,毅然跳進了波濤翻滾的金沙江,結束了她辛勞的一生。每每想起與母親一起走過的艱難日子,心中倍感溫暖卻又唏噓不已。這一刻我終于明白了,有一種愛叫做放手,母親寧可犧牲自己的生命也不愿給兒女增加負擔,母親的行為令我們肅然起敬!每當我在夢中遇見母親,醒來后總是潸然淚下,久久難以入眠,母親似乎正微笑著向我走來,訴說闊別多年的情形。愿天堂里沒有病痛折磨,愿母親一切安好!

 作者:趙成彬

審核:聶學虎  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 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:聶學虎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標簽 >> 文學 
    什么项目赚钱